越过大洋的 Xbox One

记得小时候的暑假,都是在邻居家的小霸王上度过的,我永远记得玩的第一个游戏叫做超级玛丽,那个红帽子的水管工人,让我惊叹于世界上还有游戏机这样神奇的东西。小学高年级的时候,那时候出的 PlayStation 2 ,大门小店里摆了一台,到今天我还记得 3.5 元一小时。中午、放学后玩机的人排着长队。后来又加过台 PlayStation 一代,价钱稍便宜,玩的人也不少。真·三国无双2 ,说真的,那画面,那打击感,真是恨不得自己也有一台。期间掌机出过出过 Game BoyGame Boy AdvanceGame Boy Advance SP ,看的份也远大于玩的。那时候我就在想,啥时候自己也能拥有一台自己的主机或是掌机。

初中时候,阿德搞了台 PS1 ,虽然稍显过时,但他家绝对的成为了我们的游戏基地。《牧场物语》,挖矿、种菜、追妹子,那时是每人轮一个游戏日玩,那种抢手柄的感觉,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玩,都想笑。后来的时代,似乎属于电脑与手机。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严重挤占了专用游戏设备的生存空间,但是,回过头来看看,游戏主机并没有死去,真正高质量的游戏都存在于主机平台之上。什么网游、页游、手游啥的,也就趁着第一波的热度辉煌了一下。为何?当年那些想用有主机的少年们,正在逐渐买的起电视,买得起客厅,正在成为消费的主力,正在圆着儿时的梦想。当我有客厅的时候,也绝对会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和三五好友切磋技艺,吹着儿时的牛逼。

这个次世代的主机市场经历的血腥厮杀后仅剩了两大一小,拥有 Xbox 系列的微软,拥有 PlayStation 系列的索尼,拥有 Wii 系列的任天堂。一个美国公司,两个日本公司。自己是个巨硬的脑残粉,在 Win10 大一统后,更加要加入微软的阵营。选定阵营后只剩下主机版本的选择了,国行 or 非国行。国行有保修,有简中文字及配音的独占,有更方便的购买渠道,但是,却没有游戏分级,只有游戏审批。导致了和 WLK 一样的结果,要没阉割,要么没有。戏称他是连机顶盒功能都没有的机顶盒。选择非国行的购买渠道又是个大问题:这货很少能直邮,深水宝的水又太深,代购又贵。趁着今年黑五打折,我选择了在澳洲微软定了一台,带 Kinect ,共 499 澳刀,按 4.7 的汇率算,只要 2345 人民币,还送 3+2 款游戏,简直超值。但是我忽略了国际快递的成本,万恶的资本主义。 Xbox 带 Kinect 约 7Kg ,只能走 EMS 。好吧 167 澳刀,咱也土豪一把。总体算下来,还是比国行便宜,而且没有阉割。 EMS 国际包裹还是相当效率,说好的 4 天限时达,第 4 天中午我就收到了东西,没有被税,没有额外费用,就当包了关税吧。

就开箱的体验而言,做工是极好的,科技感极强。唯一的遗憾是微软估计给我发错了版本,少了赠送的动物园和运动会(后来经交涉补寄了下载卡给我),朋友来的时候就能愉快的装逼了。不过既然是淘宝能简单搞定的,就不是问题了。第一次开机升级大约需要 1 小时,之间会自动重启几次,就如 Win10 一般。稍等片刻,就能进入主题了。的确,拥有主机在客厅玩游戏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体验。第一次开机我用的是办公室的 27 寸显示器就被震撼了,更不用说家里为他配置好的 55 寸 Sony 电视了。进入 Win10 时代以后, Xbox 开启了串流功能,说白了就是把画面通过网络传输到 Win10 的设备上。租房没有电视,但是却可以用 Win10 电脑来充当临时的现实设备。在公司急着把它更新完毕就是为了登录自己账户以方便串流功能正常使用的。

网络方面,说实话,不是十分给力。当时具体还和游戏提供商的带宽有关。比如送的一款格斗游戏,下载勉强只有 1M 左右的带宽,可我是 12M 的宽带。但是我的世界下载又飞快。于是没有电视,我也不能尝试下线上线法来提高下载速度,只能慢慢等待。

暂时就这么多了,新家还没装修完毕,期待躺在沙发上玩游戏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