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忽不定的 2016

环境在变好,同时也在变坏

搬家一次,从拱苑搬到了阮家居,一条马路之隔,住宿条件从隔断单间升级到了两室一厅的小套。为此我们还买了电视,沙发,有客厅的生活实在太棒了。周末晚上窝在沙发上看电影,从此成为了一件美滋滋的乐事。

出门旅行两次,都到了泰国,一次是苏梅,一次是甲米。苏梅真乃蜜月胜地,随手一拍都是大师级的作品,相比之下,甲米就相差太多了。同时也明白了一份价钱一分货的真实写照。该自己定的机票酒店,一个也不能少!

辞职一次,和丁香园说了再见。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丁香园这一年里也发生了太多的巨变,我能够陪丁香医生走过的路也就只能到这里了。值得高兴的是丁香医生已经完整的完成了 Swift 的改造,老项目也能焕发青春,我也能算作不虚此行。

目前是独立开发者。重新梳理知识体系的遗留,CocoaTouch 层面重新学习动画,摸索那些不熟悉的 api
,也重点开始影音层面的知识积累。语言层继续坚持使用并推广 Swift 。我们坚信,未来是属于 Swifter 的!

做了一款独立作品,易推流,自己尝试去设计,画原型,做交互,一点点的学习 Sketch 。走了很多弯路,但是在产品理念和设计方法上的确学会了很多。有舍,有得。

赶在 2016 年苹果圣诞假期前上架了易推流,在完全没有推广的情况下已经收获了 57 个用户,一周而已,我很欣慰。在 2016 年的最后一天,还有 1 位用户给我发了邮件告知了一个 bug 。谢谢你的支持,我会继续做好自己的产品的。嗯,收到邮件的时候我感动的要死。

原生应用在受到混合与 web 应用的挑战

早些年,如果你没有个 APP ,你都不好意思说你在创业。但是真的每个创意点子都需要一个 APP 么?在互联网膨胀的年代,没人会考虑这个问题。小而美与大而全,即使是阿里这样体量的公司都不能明白。

这一年,weex 开源,死磕 ReactNative 。这一年,既公众号与服务号之后,微信小程序又进入我们的视野。有小道消息说支付宝也搞了小程序。在解决某些痛点的同时,也带入了更多的坑。

随着手机的更新换代,性能已经不再是这些解决方案的软肋。那么还在坚持原生应用的你,到底还在坚持什么?

是的,我认为,现在多数的创意都没有必要做成原生应用。一个微信服务号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还需要去做 iOS, android, web 三套东西?而那些真正应该做原生应用的产品正是那些 web 应用所无法企及的领域。iPhone 之所以领先与其硬件水准不无关系。那么用好,甚至压榨手机的性能才是应用突出重围的保证。你以为只用 tableView 就能完成的应用有何特别突出的应用场景?iPhone 的 GPU 一直是领先 android 阵营至少半年的。每年新推出的 2D, 3D 游戏技术即使用到一般的应用里也是极好的。但是,又有多少应用付诸实践呢?

跨平台还有一个不好解决的东西,那就是功耗。但是身为原生应用的作者,你考虑过每一行代码为用户的最终使用,带来了多少功耗方面的影响么?如果连功耗都不如 web 应用,那原生的价值与意义何在?

创意是另一个正在逐渐消失的东西,试问一下,你有多久没见过让你眼前一亮的 app 了?你有多久没有高呼,我靠,居然还能这样玩!

展望未来

今天坐在回来的车里我想明白了了一个道理:如果仅在推流端做好一个 app 是远远不够的。毕竟这样的应用门槛较低,在国内广大的直播平台快速发展的同时其 sdk 也在快速发展,同质同类的产品非常容易泛滥。但是如果与导播台配合则属于全面发展,组合优势明显。

易导播,SimpleSwitch 应该是个好名字。希望年前能完成简单功能的 Demo ,一季度前完成产品的上架。

到年底,我希望有 20k 的累积用户以及 1k 的活跃付费用户。

先在这里扔个小瓶子,明年看看,这个计划究竟能完成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