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完成的革命

这是千禧年第二个十年中的最后一年,作为最早一批来自上世纪的 90 后,我们都迈向了 30 岁。这一年贸易战打的更加火热,在川建国同志近乎疯狗般的攻击下,双方虽然还有来有回,但是日子谁都不好过,经济颓势愈发明显。这一年 P2P 的暴雷更加频繁,之前埋下的定时炸弹都逐个引爆。消费升级依然在继续,但是与降级并存。是的,我也成为了拼多多的用户,真香。

这一年我没有更换工作,团队也经历了急速扩充与裁撤,与今年经济的基本面走势相当,业务也愈发的不好做。就职业而言,现在已经基本没有什么新人来做客户端了,条件苛刻的 iOS 愈发是这样。虽然好像是个好消息,但也绝对是个坏消息。即使行业内卷减少,但也抵挡不住总体需求的剧烈降低。小程序的侵蚀愈发明显,似乎大部分内容都可以放到小程序上,但是微信的审核也愈发清晰和规范,好多行为都被行业资质困扰。实际上最后很多都改成了 Web 或是 Native。变也不变。

这一年我愈发认识到 App 的重点应当是解决痛点,解决问题。技术的好与坏,其实很多时候不再是关键因素,用户都是结果导向的。但是追求技术本身也是理解本源的过程,作为半路出家的我而言,愈发需要把握分寸。

这一年也的确开了很多新坑,易推流的新版迟迟无法交付,我也有些放弃治疗了。还是想法太多,动作太慢,不够脚踏实地。我开始看 SRT ,看到腾讯已经在直播套件中全面支持,HTTP3 到来以前,它是否会成为代替 RTMP 的存在呢?技术文档的解读要加快脚步了。同样,为了在开源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我同桌的小伙伴发起了 AnyImageKit 项目,企图占领一些新开的应用。脚步还算平稳,收获也不小。

这一年我也与她和解,我们换了新的住址,即使磕磕绊绊,也是在努力向前。我们用年假去了关西,也加入了杭州的摇号大军,光明与阴影并存。

2020 年要做什么呢?多读书多挣钱多思考多运动。书还是看的太少,要多看文学,历史,经济方面的书。变革之年,以史为鉴,也以人为鉴。钱还是那么不经花,为此要换一份工作,少些通勤时间,也要挣 App Store 的钱。思考还是不够,为此要多写字,多记录。身体还是不够强壮,健身环在呼唤我